蘋果死了

蘋果日報死了。

作為一個自稱為本土派的人,對蘋果日報又愛又恨。愛,是它在過去的社會運動上的報導,為社會發聲的精神;恨,是肥佬黎對本土派的蓄意打壓,將中國和香港的民主綁在一起。二十六年前蘋果日報創立,它見證住香港被「民主回歸」,天真的相信香港會有明天;同時全力兩年前的社會運動,最終招來殺身之禍。但,蘋果雖然可恨,但卻不該死於政權的壓逼之下。

感性的說話坊間已經有太多,面對社會上荒謬的事實,著實早已令人感到麻木。近期泛民主派的代表一個又一個倒下,象徵著代表住上一代香港的民主回歸夢徹底破碎,也代表著寒冬的到來。坊間市民以為傳媒行業將會自我審查,小心說話,但現實是絕大部份的主流傳媒都已經成為「乖孩子」,不用審查已經正確。

網媒的頭髗已經置於刀刃之下,昔日我們以為報導真相或者寫好社評就是做好新媒體的職責,但蘋果的故事在告訴我們,現在要生存都已非必然。立場又好,眾新聞又好,即使像我們這種平庸小媒體又好,很快都會面對一場災難。也許是大屠殺,抑或是要我們為生存而自我審查,接下來的路將會比以前更難行。

雖然如此,聚言還是會天真的去相信每一個香港人;相信這個社會有一種價值值得我們去捍衛;相信香港依家存在希望。未來,再多的恐懼要面對,但我們的信念,是永不改變。

相似的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