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18集:疫情嚴峻也罷工! 美麗華工會究竟有什麼委曲?

整理 / 呂陳沅

美麗華高爾夫球場,位於新北市林口區,號稱全台灣唯一一座36洞的高爾夫球場。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工會目前有44名成員,多由場務工與住宿會館的清潔工所組成,而這些場務工負責整理與維護占地82公頃的球場,大約等同115個足球場。

美麗華工會至今發起過兩次罷工,一次在2018年,另一次則是在目前2021年,兩次罷工都是因為公司想要瓦解工會,大量違法解雇,但細節上仍有些不同。

五月中旬,三級警戒發布之際,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工會選擇此時發起罷工,他們的訴求是什麼?為何要選在疫情時罷工?這樣罷工還會受到社會關注嗎?

本集節目邀請到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記者 吳容璟討論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工會為何疫情期間仍要罷工?他們究竟受了什麼委屈?同時也分享採訪此議題的觀察。

2018首次罷工 以承諾團協落幕

每年LPGA(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巡迴賽)台灣錦標賽,幾乎都在美麗華高爾夫球場舉辦。2017年總統蔡英文首度在LPGA推桿初體驗,2019年蔡英文也曾參加LPGA晚會。每次賽季前後,員工加班情況相對頻繁,工作時間有時長達12小時,當月甚至禁止休假,種種勞務問題為日後美麗華工會首次罷工埋下導火線。

吳容璟接受節目訪問時表示,工會監事黃阿海在2018年第一次罷工時就說,美麗華工會自2016年成立以來,便成為公司的眼中釘,成功追討加班費後,2018年遭公司清算,預計分三批解僱40名場務工改用外包人員,在第一批就解雇18個場務工,其中有15個人是工會會員,於是工會發起了第一次罷工。歷經12天,工會成功與公司簽下「團體協約」,美麗華董事長黃世杰承諾在有盈餘的情況下「加薪3%、發放年終獎金、使用外包人力前需與工會協商、遭違法解僱的會員全數復職」,若資方未履行團協需賠償工會600萬元。

資方不顧團協拆解公司 惡意解雇員工

然而資方卻在2020年的3月違反團體協約,在沒有與工會協商下,引進外包人力,事發後也拒絕協商,因此工會向勞動部申訴請求「不當勞動行為裁決」,裁決結果判處資方違反團協,工會可以請求公司賠償違約金600萬元。

吳容璟說,違約金訴訟還在進行時,公司就在今年4月8日突然宣布成立三家子公司—杏中、杏美、美杏,並表示於5月8日完成企業分割程序,將母公司員工拆到3家子公司。資方更聲明,依據《企業併購法》第16條、第17條,主張公司分割後經「新舊雇主商議」,原本屬於母公司的工會理事長黃文正跟數名成員,「不予留用」—意即「解雇」。

 歡迎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頻道、 Youtube頻道

政府支持工會 警告美麗華莫存僥倖

吳容璟提及,新北市勞工局對此發新聞稿聲明,「如果併購後的子公司與母公司具有『實質同一性』、『雇主並未變動』的狀況,包含董監事過半數以上相同、資本額一半以上由相同股東出資、實質上由原公司操控等,原公司便不得假借《企併法》解雇勞工。」勞工局更警告美麗華資方,這種濫用法人格獨立原則逃避雇主義務、藉機打壓工會的作法,在國內已有多個案例被判決敗訴,呼籲資方「莫存僥倖」,但資方依然故我。

除了新北市勞工局,時代力量立委 邱顯智於4月21日會議中質詢勞動部部長 許銘春,許銘春表示,認同美麗華工會依《工會法》進行組織變更,讓原本簽的團體協約的保障範圍可以包含美麗華母公司還有三間子公司。然而工會則擔心,目前母公司員工拆散至三間子公司後,每間公司員工剛好是27、28、24名,依照現行法律無法籌組工會。但工會仍依照勞動部指示變更組織章程,將工會名稱改為「美麗華公司暨子公司企業工會」,也經過新北市勞工局換發證書。

不過,5月10日工會與公司勞資協商時,公司依舊不承認更名後的工會,認為工會沒有資格,導致協商破裂,並在5月10日晚間發起罷工同票,以29票同意,1票不同意的情況,取得合法罷工權,宣布於5月11日凌晨3點半開始罷工,並在球場入口處拉起罷工封鎖線,要求公司承認工會的合法性,重新簽訂一份團體協約,內容包含「未與工會協商前不能解僱工會會員、場務人力正職至少50人」。

分割程序未完 卻持續違法解雇

吳容璟說,姑且不論公司是否可依《企業併購法》變相解雇員工,美麗華根本連公司分割程序都尚未完成。資方對外宣告5月8日會完成分割程序,然而勞工局卻在5月12日才收到分割申請。

罷工開始後,新北市府勞工局曾兩次邀集勞資協商,資方都拒絕出席,甚至在罷工期間寄存證信函給有參與罷工的10幾名工會會員,以連續曠職三日為由,是為「二度違法解雇員工」,但法律上保障勞工權益,資方在罷工期間不得解僱勞工。勞工局因此再度發布新聞稿,譴責資方不但「毫無協商誠意」,更違法解僱工人。即使勞工在罷工期間沒有提供勞務,雇主可以不發薪水,但是勞動契約還是存在,不得在罷工期間解雇勞工。

罷工現場爆發衝突 警方與保全不了解「合法罷工」

5月11日凌晨工會宣布罷工,碰巧當天早上預計舉行2021 LEXUS CUP 車主高爾夫球賽,因此球場有非常多保全徹夜駐守。吳容璟說,當天的保全團隊是天鷹保全,通常負責保護人身安全。黃阿海提及,其中一名保全甚至在現場聲稱自己是「涼山特勤」退役的軍人,對著工會會員嗆聲「來單挑、有種出來一打二」。

吳容璟表示根據苦勞網的報導,現場警察都沒有介入,警方表示要等新北市府勞工局到場認定「罷工是否合法」,否則不會干預。矛盾的是,工會是在調解不成功後經過投票,合法取得罷工權,依《勞資爭議處理法》拉起罷工封鎖線,結果被球場派來的保全阻擋,雙方爆發激烈的推擠衝突。後來直到早上九點,勞工局科長才到場說明,設置罷工封鎖線、罷工棚皆屬合法,然而保全在工會會員要搭棚的時候再度發生推擠衝突,被警方攔阻,歷經艱辛才成功搭建罷工棚。

受邀請參與線上聲援罷工直播的陽明交通大學科法所副教授 邱羽凡老師感嘆,現場的警察和資方的思維好像停留在原始時代,不相信這個國家有罷工權、工會可以合法罷工,但其實罷工是法律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吳容璟也說,發起罷工當天,工會幹部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張公文自保,拿著工會成立證書、調解不成立的會議紀錄,還有勞動部、勞工局給工會的公文等等,要證明自己的確是合法罷工。

抑制體育署補助 停止助長惡質勞資關係

立委邱顯智在線上直播聲援時也指出,歷年來體育署補助「社團法人台灣女子職業高爾夫協會」與「財團法人裙襬搖搖高爾夫基金會」舉辦「裙襬搖搖LPGA臺灣錦標賽」金額都不在少數,2017年、2018年:2500萬元,2019年:2720萬元,協會通常選擇在美麗華球場辦,球場間接得獲得政府補助收益。若球場勞資關係如此惡劣,體育署是否不該容忍協會繼續選擇在美麗華球場舉辦?

吳容璟向節目主持人 管中祥提及,黃阿海曾說,美麗華球場是個很漂亮、很有國際水準的場地,場地維護都是場務人員辛苦所為,但公司一點都不疼惜工人,比賽辦完就把工會瓦解,2017年總統蔡英文也曾到球場揮桿,辦完比賽2018年工人就慘遭大量解僱,2019年總統也有參加LPGA晚會,一樣隔年2020年公司就違反團體協約,再度瓦解工會,很像總統來完,我們用完就被丟了。

疫情下的罷工窘境 線上罷工爭取社會關注

面對嚴峻疫情,美麗華罷工事件在主流媒體上的關注度也不高,吳容璟表示, 不像2019年華航空服員罷工受媒體大量關注,可能因為美麗華高爾夫球場中的勞工,社會大眾比較不熟悉這群勞工的工作型態。另外,遇上疫情影響,勞動調解、或是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的調查都被延後,像是4月8日,第一波解雇工會理事長跟數名會員一案,在4月12日就提起申訴,但直到6月2日才召開第一次調查會議。第二次的違法解雇也已經申訴,但也尚未處理。工會表態,體諒疫情嚴峻,但還是期盼勞動部處理相關重大勞資爭議,能夠盡快。

罷工行動方面,5月15日舉行團結晚會,未料當日雙北防疫提升至三級警戒,團結晚會改為線上舉行。為了表達長期抗爭的決心,理事長剃髮,並且將坐上升高機,拉升至三層樓高,進行102小時高空靜坐抗議,接著與不到10人的團隊,一同自林口苦行至總統府前,陳情抗議並剃髮,呼籲蔡英文政府正視美麗華工會勞權受迫問題。

戶外抗爭都以符合防疫規範進行,室內則以直播等方式進行,人數也不超過三人。邱羽凡也在線上聲援直播中談及,罷工力量就是靠著「人數優勢」凝聚,但疫情讓罷工發揮力量十分有限,例如,疫情下,高爾夫球比賽都停辦,對資方而言,罷工影響不大,不過就算如此工會也要罷工,彰顯問題的迫切和嚴重性,因為一但疫情結束,這些勞工即失業。

疫情持續記錄社運 媒體健康權也須受保障

吳容璟說,她從苦行活動開始記錄,那天雖沒有完整跟工會走七小時,卻早已疲憊不堪,何況頂著高溫,持續步行25公里,共七小時路程的工會成員與聲援團體。然而,即使長途苦行,在總統府前剃髮,高喊「資方無法無天,工人無髮受保障」,也鮮有主流媒體關注。

即便疫情嚴峻,公庫記者如何進行報導?吳容璟表示,只要有發記者會通知,就會做好個人防護,到場紀錄。目前多數抗議記者會,多以線上舉行,但美麗華工會仍會派2至3人,到勞動部或是行政院等部會外高舉訴求抗議,因為勞權持續受迫。吳容璟強調,雖然會擔心疫情,但我們還是會去報導,透過戴口罩等方式,保護好自己,才能完整記錄重要的社運歷程。管中祥也在此呼籲,疫情期間基本的防護都該做,也希望政府將第一線記者納入疫苗優先接踵對象,即便記者並非公共資訊維護者,卻是重要的公共資訊採集者,需要政府保障媒體工作時的健康權。

這篇文章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18集:疫情嚴峻也罷工! 美麗華工會究竟有什麼委曲?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相似的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