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教育部紓困方案,別忽視疫情下的大學無薪「孤兒」

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教育部近日提出教育部紓困4.0方案,並指出是經教育部「盤點所有受到影響之教育相關事業,包含運動事業、社區大學、留遊學服務業、私立幼兒園、短期補習班、兒童課後照顧服務中心、學校自設廚房,及團膳業者(食材損失)等,彙整陳報整體計畫和需求經費,積極向行政院爭取紓困4.0第3次追加特別預算,以作為紓困之用。」

本會對教育部擴充紓困方案,以協助教育事業中因疫情受衝擊之人民維繫基本生存權益,並促使其等能安心專注防疫,認為確實有相當必要。然而,經本會仔細檢視,於教育部所主管之各大專校院中,仍有多種受雇群體因疫情因素而遭遇所得大幅減少,但迄今仍未被納入教育部之紓困方案,導致生活陷入嚴重困境卻毫無援助。為能有效協助其在疫情中一併受到政府應有紓困,盼教育部儘速檢討方案,並納入至少以下四類「大學無薪孤兒」群體:

一、各大專校院辦理推廣教育(含學分班及非學分班),因疫情因素而減少開班,導致「推廣教育教師」(如華語文教師、推廣教育外語教師、各類證照課程教師等)所得大幅減少者,應納為紓困對象。例如比照教育部對社區大學講師紓困方案,對因停課減少報酬超過50%者,發給最高4萬元之酬勞補助。

二、各大專校院原預定執行各類委託計畫,但因疫情因素而暫緩或取消計畫執行,導致「計畫聘僱之計時人員」(如為執行計畫所聘之業師、兼任助理、臨時工等)所得大幅減少者,應納為紓困對象。

三、各大專校院原提供學生兼任各類助理工作機會,但因疫情因素而減少工作且以「無工作時數即無報酬」而減少薪給,導致「學生兼任助理」(包括:校內工讀生、教學助理、研究助理等)所得大幅減少者,應納為紓困對象。

四、各大專校院原聘僱兼任教師鐘點費每學期僅發給4.5個月或5個月,然因疫情因素「兼任教師」無法於寒暑假期間(每學期無薪給之1~1.5個月)另外牟取工作機會,所得因此大幅減少者,應納為紓困對象。例如補助或要求各大專院校自本學期起對兼任教師「每學期應發給6個月之鐘點費」,使其和專任教職員相同不會因寒暑假就面臨「無薪」困境。

不論是「推廣教育教師」、「計畫聘僱之計時人員」、「學生兼任助理」、「兼任教師」哪一種疫情下的無薪孤兒,其雇主皆為我國立案之正式大專校院,而其主管機關即為教育部,相關紓困方案自當應由教育部所司,應無疑義。相對於專任之教職員目前不致因疫情減少所得,上述各類非典型聘僱之人員也屬大學不可或缺人力,卻因疫情因素就必須遭逢「無薪」處境,風險完全由其個人吸收,實在難稱公平。

何況目前教育部已將運動事業、留遊學服務業、短期補習班、兒童課後照顧服務中心等「非學校教育機構」納入紓困對象,卻對包含大專院校之「學校教育機構」中受疫情衝擊之受雇者未提出相等之紓困方案,自當予以改正。

例如,已有大學華語教師來信工會指出:「受到疫情影響生計已達一年多的時間,從去年六月起我的薪水直接砍半成兩萬出頭,連基本工資都不到,之後逐漸下降遞減,甚至有一個月被迫放了無薪假,這個月更慘,又開始了無薪假,可是由於我們工作的特殊性,校方不願負責,身分未明,各種勞工享有的福利一直都是被排除在外的…,再這樣下去,我也快撐不下去了…。」

也有推廣教育教師來信表示:「我在國立大學進修推廣部兼任課程教師。我因疫情臨時於5月份被取消或延期一個班別,我的課程原定於5/22起開課(每期6個週六,每天7小時,共42小時一期),因疫情影響取消,故至少減少講師費每期42000元之收入。疫情如果持續,就不只原定一期開課的課程被取消或延期(因課程每期是連續性招生),嚴重影響生計。我很希望向教育部要求,該讓我們比照社大教師紓困處理。」

以上狀況絕非少數個案。根據推估,我國目前在大專院校中無其他本職、且受疫情影響衝擊生計之「推廣教育教師」、「計畫聘僱之計時人員」、「學生兼任助理」、「兼任教師」,其人數總計應有3~10萬人之多。若教育部不及時提出因應方案,該等群體不但將立即遭遇生存困境,且選擇性之紓困措施亦將引來受忽視之群體非議,反而斷送政策美意。

教育部紓困方案應儘速涵蓋與協助該等人員,在關鍵時刻不遺漏任何一個教育領域的弱勢群體。

這篇文章 【聲明】教育部紓困方案,別忽視疫情下的大學無薪「孤兒」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相似的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