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4.0綁定雇主請領 工鬥憂勞工領不到半毛錢

文/公庫記者吳容璟

今(8)天立法院召開臨時會審議「紓困4.0特別預算案」,工鬥團體昨天在線上記者會指出,方案中對於受僱勞工的保障漏洞百出,由雇主投保的計時工更是毫無保障,甚至疫情期間勞動部還放寬防疫基礎產業的工時上限,使勞動環境更加血汗。

工鬥團體提出五大訴求,其一要求政府公開企業申請紓困的資訊,避免「雇主吃錢、擺爛」;其次,停業紓困方案的「員工薪資補貼」應由勞工申請、直接發給勞工;其三,確保企業申領「營運資金補貼」的同時「不裁員、不減薪」;其四,將計時工納入紓困方案;其五,針對防疫基礎產業,建立產業工會與同業公會集體協商機制。

對於「由雇主投保的計時工」被排除在紓困方案外,勞動部長許銘春今天接受質詢時坦言「的確漏掉」,預計會動用就業安全基金,每位部分工時勞工補發1萬元。

工鬥團體除了將訴求提供各黨團參考,接下來也會展開一系列線上講談活動,邀請各行業勞工分享疫情衝擊下的工作困境,並建立線上表單蒐集各行業勞工意見,希望更了解勞工處境。

紓困4.0事業紓困申請方式,受僱勞工的「薪資補貼」需由雇主申請(圖/行政院紓困4.0懶人包)

紓困4.0綁定雇主請領 恐導致「雇主私吞薪資補貼」

行政院6月3日通過「紓困4.0特別預算案」,包含個人急難救助金、自營工作者的生活補貼、企業紓困及貸款等,歲出規模為新台幣2600億元,全數以舉借債務支應,立法院預計6月7日至18日召開臨時會審議。

「紓困4.0」申請及發放時程分成三波,首波是去年已申請過個人紓困現金,現仍符合資格者,6月4日起已直接撥款入戶;昨天啟動第二波個人與企業申請;第三波則是6月15日起,發放孩童家庭防疫補貼、開放勞工申請紓困貸款。

針對新一波因疫情受損事業,如商業服務業、觀光交通、藝文教育、長照託幼等,業主若營業額減少50%以上者,可申請一次性「營運補貼」(以每位正職4萬元為基準)。若是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命令停業,且給薪未達基本工資者,可申請一次性「停業補貼」(每位正職1萬元為基準),並給予每位員工4萬元的「薪資補貼」。

(圖片來源/工鬥團體懶人包)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邱宇弘表示,無論是哪一種補貼都只能由資方通報申請,並未考量到雇主沒有申請紓困、選擇直接歇業或停業,或申請後卻未發給勞工的應對措施,導致勞工「看得到吃不到。」

邱宇弘表示,此次對於「商業服務業」(如:餐飲、零售批發、倉儲、美髮)的紓困方案中,完全鬆綁「拿紓困、不裁員」的基本要件,明定「離職員工在一定比例內」就可申請「營運補貼」,取消雇主應提供「員工異動數及工資清冊」的規定,也未確認企業是否有「未通報減班休息,卻有員工減薪事實」的查核機制,恐導致雇主「一手拿補貼、一手裁員」的亂象。

工鬥團體也擔憂,雇主恐透過讓「不想留用」的勞工繼續放無薪假、變相逼退勞工,只要不超過規定人數,仍能申請到各項補貼,就算勞工申訴雇主違法,目前勞資調解案件因疫情影響也不斷延後,根本緩不濟急。

訴求:勞工要有申請紓困發動權、政府公開資訊、增加查核機制

「為何雇主可以輕鬆申領,勞工卻要突破重重關卡還拿不到?」邱宇弘強調,政府的錢是國家的錢,勞工的紓困不應綁定雇主通報,否則將加劇勞資不對等。工鬥建議,應參考文化部「藝文紓困4.0」針對自然人(即個人)的補助方案,由勞工本人直接申請紓困,以實際工作證明申請「薪資補貼」,或由勞工先向政府通報,再由政府輔導企業申請補貼,避免雇主私吞。

資訊公開方面,工鬥認為,政府應在網站上公開企業申請紓困的資訊,包含事業單位名稱、負責人姓名、申請補貼項目及數額,除了方便政府跨部會查核,也能讓受僱勞工得知雇主是否申請紓困、申請那些紓困方案,不被蒙在鼓裡。

至於「營運補貼」,工鬥強調,應比照經濟部對於「製造業及會展業方案」,把「不裁員、不減薪、不減班休息」納入請領條件中,要求雇主提供員工薪資清冊,由政府事先查核雇主是否違法放無薪假、減薪等,避免補助落入違法雇主手中。

工鬥團體建議比照經濟部對於「製造業及會展業方案」,把「不裁員、不減薪、不減班休息」納入請領條件中。(圖/經濟部懶人包)

防疫基礎產業長期血汗過勞 勞動部卻放寬工時上限

面對疫情期間的貨物爆量,勞動部5月20日表示,為因應疫情變化並滿足民生所需,依據《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40條「天災事變」的狀況,貨運物流業可要求員工例外加班,工時還可超過12小時。此舉也引發倉儲工會不滿,至勞動部抗議,但仍未獲得正面回應。(相關報導)

邱宇弘也以一張漫畫梗圖,諷刺政府各部會在面對疫情期間的人力不足,竟先鬆綁勞動條件,漠視貨運物流、民生食品、零售量販等「防疫基礎產業」,長期過勞低薪的窘境。

邱宇弘提到,交通部被爆出在6月2日與民間貨運公司協調送貨事宜,可見政府相當清楚物流業是維持人民基本生活與社會運作的基礎,卻只會與業者協調,忽略底層的勞工權益,讓「雇主賺飽,勞工累倒」。

因此,工鬥團體建議,政府應對「鬆綁工時」嚴格把關之外,針對「防疫基礎產業」長期低薪、人力不足的狀況,應建立產業工會與同業公會的集體協商機制,使勞資雙方在政府協助下,同時補足人力完成工作也避免過勞。

今明兩天,立院邀請行政院長蘇貞昌及各部會首長至立院備詢,說明「紓困4.0」(中央政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第3次追加預算案)的編製經過,及疫苗採購狀況和施打計畫等,希望最遲在6月18日完成三讀。

邱宇弘也以一張漫畫梗圖,諷刺政府各部會在面對疫情期間的人力不足,竟先鬆綁勞動條件,漠視「防疫基礎產業」長期過勞低薪的窘境。(圖/工鬥團體懶人包)

【延伸閱讀:疫情衝擊的各行各業】

#弱勢租屋族
疫情期間繳不起房租 民團呼籲租金補貼納入紓困方案(2021.06.02)

#消防員裝備短缺
消防員協助防疫卻自身難保? 消促會籲中央回應基層需求(2021.06.02)

#血汗倉儲物流業
物流大爆量 倉儲產工理事長:不知道貨物盡頭在哪(2021.05.27)
勞動部放寬倉儲物流工時? 工會提四大訴求、呼籲先跟工會談(2021.05.24)

#恐被迫失學解聘的師生
教育部今審議稻江、臺觀停辦案 高教工會:趁疫打劫師生(2021.05.24)

這篇文章 紓困4.0綁定雇主請領 工鬥憂勞工領不到半毛錢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相似的文章
相关新闻